吉州区文山街道思源社区:活动多 居民乐
来源: 中国吉安网—吉安晚报 2017-11-20 05:29:08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大家开动脑筋,仔细分析谜面,有的冥思苦想,有的相互交流,有时还为不同的答案而争论,不一会儿,墙上的谜面都被猜完了,大家拿着谜面高高兴兴地去领取小礼品。......
本文来自豆瓣网友: 卢冶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

从江户时代的鸟山石燕到现代的水木茂,日本有着清晰而繁荣的妖怪画传统,这一点颇近于欧洲。“西方”千年的美术史,多取死亡、战争、尸体的恐怖相,而宋代以来的中国文人画则似乎总是围绕着梅兰竹菊和万里江山打转,尽管《山海经》里的怪物可能还在某处悄悄窥视着。中国人的旷远也分雅俗,雅的或是“悟了”,俗的却有几分出于好生畏死,把个地狱图也画得热热闹闹,像过节赶庙会的样子。勉强来做中西文化比较,同是怕死,咱是眼不见心不烦,至多“托体同山阿”;欧洲人却认死理,梗着脖子、冒着冷汗也要“直面”血腥丑陋,勾出死亡和怪诞的面貌来。再来看日本,虽有汉文化云淡风轻的意思在,却也有彼邦自我强迫的一面,堪称江户最后一位浮世绘大师的月冈芳年(1830-1892)就是一个典型。此人拜在著名浮世绘师歌川国芳的门下,也受过西洋画的训练,一生没少画血腥暴力和诡谲奇特的场面。除了个人爱好使然,主要原因估计还是怕死,怕不合逻辑的惊异之事。江户幕府末年内乱频仍,时代的冲击太强烈了,芳年大概是怕过了头,干脆跑到战场上的尸体堆里画死者的形貌(题为《魁题百撰相》),还跟同窗落合芳几比赛画时事惨闻(题为《英名二十八众句》),一人一组,看谁画得更惨。比起芳几的暴力“邪典”,芳年的作品凄厉中有妩媚的美感,才华似更胜一筹,可惜搞到最后心理变态,连徒弟都怕他。他的签名很好认,“芳”中间的横和“年”的最后一竖形成一个锋锐、劲道而透着魅气的直角,跟他的画一个德行。按照笔记心理学(或者马后炮的胡说),从这签名里,我们已经可以预知此君人生的悲剧结局。芥川龙之介的著名小说《地狱变》里,为了准确地描画地狱景象而让女儿遭火焚之苦的大画师良秀的身上,就有芳年的影子。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